北京中乐华建科技有限公司
BEIJING BIOSHIELD TECHINOLOGY GO.LTD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销售总监刘经理:13701067633
技术总监张经理:13601304306
公司邮箱:bioshield@bioshield.com.cn
电子垃圾:一边是危机,一边是商机


  

  编者按: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如今,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类高科技电子产品在给人类带来便捷和快乐的同时,也产生了电子垃圾。日复一日的电子垃圾给环境带来了巨大压力,并且,目前对它们尚缺乏一套科学合理的回收处理体系。而民间分散回收与焚烧、酸洗等原始手段私自处理电子垃圾的方式,又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对环境的污染。在大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过程中,电子垃圾如何处理已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在“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阐述:“要在全社会大力倡导节约、环保、文明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  让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成为每个企业、村庄、单位和每个社会成员的自觉行动,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温总理这段话的背景是:北京和上海日产垃圾都达到了13000多吨,并且每年都在以8%和5%的速度递增。我国城乡每年生产的生活垃圾约4亿吨,其中85%以上都采取填埋的方式来处理。而西方发达国家,都十分重视将垃圾作为生产原料进行循环利用。
我国已有各类废旧物资回收企业5000多家,但由于没有一家骨干企业,技术设备落后,在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方面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统计显示,全球再生资源产值去年已达6000亿美元。目前,美国再生资源行业产值达1100亿美元;日本达350亿美元。据测算,我国每年可以回收但没有回收利用的再生资源价值达350亿——400亿元。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目前我国电视机社会保有量约3.5亿台,洗衣机约1.7亿台,电冰箱约1.3亿台,此外电脑、空调拥有量也相当大。这些电器大多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进入普通家庭的,今后几年我国将迎来家电更新换代的高峰,废旧物品的处理已迫在眉睫。家电产品按使用寿命10-15年计算,现在国内需报废的电视机平均每年500万台以上,洗衣机约500万台,电冰箱约400万台,每年将淘汰1500多万台废旧家电。此外,近年来,电子及通讯器材,如电脑、手机、VCD、DVD、唱片等更新换代速度加快,报废数量急剧上升,也带来了较为严重的环境问题。
2005年,AGAPE、LDS等美国基金会的一场“问题捐赠”,将洋垃圾背后的利益链曝光于天下——中国正在成为“洋垃圾”的廉价“垃圾处理站”。“多次以捐赠的名义向我国转移不合格医疗器械,甚至医疗垃圾。”国家质检总局一纸“封杀令”使得AGAPE、LDS等美国基金会出现在中国公众视线里。其“医疗垃圾”以捐赠的形式先后出现在湖北、北京、安徽、内蒙古等地。事实上,这只是洋垃圾流入中国的冰山一角。
据专家介绍,我国每年都要从发达国家进口一批“废旧物资”,但由于没有主渠道,大部分企业均买不到第一手的再生资源,而要经过几道转手才能进来。通常是外商拿了第一手的再生资源,我国则成了廉价的“加工车间”和“垃圾处理站”,同时在加工处理中又形成二次污染。
全国每年仅废旧家电就约有1000多万台需等待回收或处理。在电子时代,电子产品一方面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由于电子垃圾日益增多,也给环境、人体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危害。据专家介绍,因为电子垃圾中含有大量有毒有害的物质。如手机电路板,电路板上有有毒的金属镉、砷、锑、铍、铅、镍、锌,电池里面含有钴和锌制造一台电脑需要700多种化学原料,而这些化学原料一半以上对人体有害。电冰箱中的制冷剂R12,发泡剂R11是破坏臭氧层的物质。对电子垃圾中的有毒有害物质,如果随意丢弃、焚烧、掩埋、酸泡,会产生大量的废液、废气、废渣,严重污染环境、污染土壤、污染地下水,甚至造成严重的生态灾难。
我国政府对电子垃圾的管理十分重视,但由于起步晚,管理措施跟不上,所以对电子垃圾管理的总体状况不够好。美国的回收利用率已达到97%以上,而我国的回收利用率却很低。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流向散乱。有的随意丢弃,有的只进行简单的掩埋,有的焚烧了事,有的被个体户收购,虽然建立了一些正规的电子垃圾处理企业,但由于这些企业竞争不过走街串巷回收垃圾的游击队,造成无米下锅,开工不足,处于半停顿状态。当前存在的散乱局面,造成不仅使电子垃圾这座丰富的宝藏被白白地浪费掉,形成资源流失;而且出现严重的环境污染,纯害而无利。
据记者了解,发达国家,几乎都有专门的法规,如美国的《资源保护和回收法》和《预防污染法》、欧盟的《报废车辆指令》、德国的《废弃物限制处理法》、日本的《废弃物处理物》和《资源有效利用法》等,基本宗旨都是促进对有关资源的回收利用和循环使用。
今年3月1日,由国家发改委、环保总局、商务部、工商管理总局、海关总署、信息部联合制订的关于《电子信息产品生产污染防治管理办法》已经出台并开始实施。该管理办法实施后,我国对电子垃圾的管理建立多元化的废旧电子回收体系和集中处理体系,实行分散回收、集中处理。回收处理企业实行市场化运作,国家在政策上给以鼓励和支持。
中国家电协会副理事长、高级工程师刘福中告诉记者,电子垃圾回收可降低原材料获得成本,如使用科学方法,赢利前景可观。美国的家电回收中心很多,有的已经上市,说明其中利润空间很大。河南长葛海原机械厂厂长张永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垃圾是宝贵的再生资源。我国的人均资源有限,发展循环经济,挖掘利用再生资源,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对电子垃圾,不能只认为它是废物,是眼中钉,是侵害人体、污染环境的祸根,还应看到它是一项不可忽视的再生资源,是一座高品位的矿藏。从政策环境、大政方针上,对从事电子垃圾回收和处理的企业极为有利,是不可多得的良机。以手机拆解为例,一部手机可以拆解出2000多种构件,回收率达100%。电子垃圾中的黄金含量是原金矿的含量几百倍,若把手机里的电池回收积攒到一吨,就可提炼出200克黄金,而每吨普通金矿石只能提炼2克黄金。
据悉,目前在“长三角”、“珠三角”已经有上千万家拆解企业,形成了“进口废旧产品—再生成新产品出口—进口废旧产品”,成为名副其实的“循环经济”,解决了几千万人就业、节约了国家上万亿投资、每年减少上百亿吨的资源消耗和几十亿吨的废弃物排放。这种“廉价再生资源+廉价二手设备+廉价劳动力=廉价产品”的电子产业模式,使东南沿海占尽低成本优势。
企业案例 张永亮:垃圾堆里有“黄金”
4年前,本报一篇关于电子垃圾处理成为“黄金”产业的报道,将河南长葛市海源机械厂厂长张永亮“引上了路”。因为这段渊源,记者面前的张永亮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我真的在垃圾里找到了“黄金”。
当年,张永亮的主业其实是做建材机械。这是一个本高利薄的行业,不过刚刚30出头的张永亮也算成功人士,厂子已经初具规模。但喜欢折腾的他一直在寻找更好的盈利模式,本报一篇报道让他豁然开朗,张永亮从中找到了三个切合点:一,电子垃圾处理从手工转向机械化操作是未来的方向;二,该机械与建材机械有共通之处;三,河南长葛本身就是电子垃圾集散地,当地“资源丰富”,吃掉这个市场也非常可观。这一琢磨,张永亮便马不停蹄,根据本报报道中提到的“贵屿模式”,三次南下当时国内最大的垃圾处理“基地”广东汕头的贵屿镇,对这个行业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和权衡,当他决定要“上”的时候,国家《电子信息产品生产污染防治管理办法》正在酝酿中,这个行业正在从“地下”状态浮出水面。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厂里的技术人员后,得到了一个共识:这个产业太值得做了。于是他就安排人力、物力、财力,雷厉风行地开展了艰苦细致的研究工作。经过一年时间,上百次试验,科技人员查阅了大量国内外的信息资料,终于开发研制成功了从电子垃圾中提炼黄金等有色金属的设备和技术。对于记者对金属垃圾的疑问,张永亮非常果断地告诉记者,“含金属的电子垃圾来源太多了”。如含金的旧电脑、旧手机,含金的录像机、电唱机、测定仪、分析仪、计算器、废镀金液、废首饰、废含金焊料、废齿料合金、废镀金器件等。随着我国电子产业的快速发展和国家对电子产品的管理进一步加强,从电子垃圾中提炼黄金的项目不会出现货源不足,无米下锅的问题。
张永亮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处理一吨电子垃圾,可获利润3000--10000元,一年若处理100吨,年利润可达30-60万元。据他介绍,从电子垃圾中提炼黄金的技术属国内首创,回收率达到96%,产品纯度达到99.9%。在提炼黄金的同时,还能分离出铜、铝、铅、锌等其他金属,最后留下的残渣还能作建筑材料、家具、绝缘材料的材料,达到综合利用变废为宝的目的。
在北京国展中心对面的一个小酒馆里,张永亮即使面对记者这样一个“恩人”,也不忘做起广告:“这个设备投资少、占地面积小、操作简单、安全可靠,既适合上规模,又可以家庭作坊,是发展家庭经济的极好选项。”表达十分流利。
短评 这里没有垃圾,只有错放的资源
由于我国尚未建立规范的废旧家电回收利用体系,家用电器超期服役和废旧家电任意处置现象较为普遍,由此产生的安全隐患、能源浪费和环境污染问题越来越突出。事实上,最早改革开放的我国东南沿海地区,早已开始资源再生产业的“实战”操练,近年来资源再生产业已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火车头”。
东南沿海已基本上形成了:每增加一万吨进口废旧物资,就增加就业1千人,节约原生资源120万吨,少产生三废10万吨,节电1000万度,增加产值1个亿的公式。
如东南沿海地区的中、低档电子产品,之所以在全球占主导地位,正是因为进口了全球75%的“电子垃圾”,正是因为电子产业的“拆解”和“组装”程序需要密集劳动,最能发挥我们的人力资源优势。大多数电子元器件寿命为50万小时,而发达国家的电器更新快,其中的元件平均只用了2万小时,正处于“最佳时段”。而拆解这些元器件主要靠手工,发达国家不仅无法回收,还要平均每台补贴20美元去销毁。而在中国的东南沿海地区,通过密集劳动,能将废旧电器回收到每个焊点。彻底报废的电器拆解成单一成分后,仍可成为廉价原材料。
垃圾已经成为不断增长的资源,我们必须十分重视生产、生活垃圾的循环利用系统。比如日本东京从1989年开始,实行了社会物流的全过程循环作用,垃圾生产量逐年在减少,从1989年到2005年,他们少生产垃圾900万吨,节省垃圾销毁费用100万美元,还回收了大量资源,增加了数万个就业岗位。
笔者了解到这样一个事实,深圳惠科公司在利用国外废旧电器方面很有代表性。该厂由4名大学生8000元起家,短短三年,已经形成400万台显示器、电视机以及几十种电子产品的生产能力,产值达16亿,解决了一万多人就业。因为该厂产品的近修率、价格远低于原装产品,大部分销往国外,今年的产品已全部预售一空。
专家说法 “内忧”和“外患”
在近日召开的“电子废弃物循环利用论坛”上,与会的政府机构、企业以及消费者代表表示,回收电子废弃物应从自身做起,从回收一节电池、一个打印机墨盒做起;同时,人们呼吁政府应加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规范电子废弃物回收、循环利用的各个环节。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助理巡视员翟勇说,电子废弃物中有大量的贵重金属,如金、银、铬、镍等,我们现在一方面在开采这些贵重金属,一方面却在浪费和污染。迄今为止,我国还没有一部关于规范电子废弃物的法律法规出台。
目前正在制定一个管理办法,有望在今年年底出台。但行政法规不同于国家颁布的法律,它只能用来应急、调整,而且各地方发展不平衡,行政法规有一定的地域局限性。“所以,我认为,要想在全国范围内规范电子废弃物的回收利用,最好能上升到立法层面。”
中国家电研究院副院长马德军用了“内忧”和“外患”两个词来概括我国当前电子废弃物现状。据统计,中国家电业目前已是一个超过6000亿元市场规模的成熟产业,去年冰箱的社会保有量达到1.3亿台,空调达到1亿台,年产电视机4亿台。一般来说,家用电器的使用寿命电视为30000小时,冰箱为10年,洗衣机8年到9年。家用电器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进入我国百姓家庭,所以从现在起到未来几年,中国将出现一个电子废弃物高峰期;到2010年左右,手机的报废高峰期也会到来。此为“内忧”。
与此同时,近几年大量的国际电子废弃物被走私、运送到我国。马德军认为,长此以往,我国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废弃物集聚地之一。
总部设在美国的非营利性机构地球日联盟代表苏珊女士称,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签订《巴塞尔公约》的发达国家,而这项公约的宗旨就是限制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倾倒电子垃圾。所以美国近几年一直理直气壮地将大量电子垃圾运送至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此为“外患”。
令人欣喜的是,越来越多的民间环保组织加入到了回收、利用电子废弃物的行列中。由北京地球村等三家民间环保组织和惠普公司共同筹办的“循环巨龙”项目,就是鼓励政府部门、企业客户、学校和社区积极参与墨盒、硒鼓的循环回收,并提供免费且便捷的回收服务。
官方表态 企业回收电子垃圾有望享税收优惠
回收电子垃圾的企业拟享受税收优惠。这是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司副司长顾大伟列席人大代表小组审议时透露的消息。顾大伟说,由国家发改委起草的我国首部《废旧家电及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很快将出台。
条例拟规定电子垃圾的回收由销售商、厂家和消费者三方承担,但主要通过市场来调节,政府主要是制定规则和政策,也有资金上的支持,比如综合利用电子垃圾回收的企业可以享受相应的税收优惠等。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燕丽提到,电子垃圾问题越来越突出,2005年,80%的电子废弃物没有得到有效利用,造成二次污染。2006年,北京产生了11.52万吨的电子废弃物,其中包括357万台电视机、洗衣机和空调,以及234万部手机。“现在回收渠道缺乏监管,希望管理法规早日出台。”
他山之石 澳大利亚正研究利用废塑料炼钢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看废塑料如何使炼钢变洁净》的文章,称澳大利亚正在研究利用废塑料炼钢。
近来,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一种一举两得的方法,既可减少燃烧废塑料所产生的大气污染,还可以减少炼钢所需的煤和焦炭的用量。这一最新方式是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韦娜教授研究发明的。目前,当地的几家炼钢公司正在对此进行讨论。
按传统方法,将100吨废铁转化为钢需要大约1吨煤或焦油,钢中的含碳量最多达1%。韦娜教授所提出的新方法则可以用废塑料代替一半的煤或焦炭,且钢的质量不打折扣。
人们通常需要对处理过程进行严密监控,以保证碳溶解到钢中,使其坚硬,并拥有钢应有的其他特性。在这一过程中,还需要用碳来形成一层一氧化碳“保温层”,正是由于该保护层的保护,热量才不会大量流失。
韦娜说,塑料替代物可以使钢铁工业产生的温室气体大大减少。这种方法对环保的益处很快就会进一步显现。长期以来,大量的废塑料被倾倒在垃圾站或是送进焚烧炉,而大多数焚烧炉的温度都比较低,只有1000摄氏度左右,因此塑料燃烧并不充分。这就意味着有毒气体会伴随二氧化碳气体一同产生。
“从另一方面说,炼钢所需的温度要高达1600摄氏度,足以使主要由碳、氢组成的塑料材料充分燃烧,并最终分解为水和二氧化碳。虽然我们还在不断产生二氧化碳,但至少那是制造必需品的化学反应所产生的。
她说:“我们还通过其他方式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例如将小型钢铁企业移到人口密集地区的附近,以节省运费。大多数回收再利用都是在这些地区进行的。与远距离运煤相比,将塑料废品运送到几公里之外则更简单、划算,也更环保。”这些塑料必须经过粉碎、球化,再注入到电弧炉中,才可用来冶炼废旧钢铁。这种煤和焦炭的替代物特别适于在电弧炉中使用。在欧洲,41%的钢铁都来自这种电弧炉。在美国,这一比例更是占到了51%,因此,采取这种新工艺,可以节省大量能源,并大大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
分布地图 国内垃圾处理集散地
江苏:兴化(高垛村),苏州(北桥、浒墅关、运河村),宿迁(耿车镇);
河北:文安、保定、望都;
辽宁:营口;
山东:潍坊、青岛、莱州、济南(章丘)、藤州、临沂;
河南:长葛;
安徽:阜阳(四十里坡镇)、界首(光武镇);
湖南:汨罗(新市镇)、株洲;
湖北:武汉(青山区)、宜昌市;
浙江:余姚、东阳、台州、温州;
广东:顺德、佛山、汕头、中山。